21点

大额套花呗,冬天不管你是台钓还是传统钓,发挥到极至就好

时间:2020-01-11 16:44:09

大额套花呗,冬天不管你是台钓还是传统钓,发挥到极至就好

大额套花呗,时间:2019年12月15日9:00—16:00

钓点:黄河故道徐圩段

指数:71分,基本适宜钓鱼

天气:阴

温度:7—12度

空气:质量优

湿度:66%

气压:1023百帕

风向:东风

风速:3—4级

水深:2.2米

水质:上好

钓法:改革传统钓

竿长:9米

线组:5.5米x1.0#x0.6#x金袖2#

钓远:9分竿

钓饵:红虫

窝料:自制酒米x玉米面x一包饵x南极虾粉

钓获:3斤+

同行:杨总、葛老师

杨总昨天在黄河故道(又称古黄河)爆护了,发来语音、视频炫耀了一番,真是让人看得羡慕、眼红啊,对我也可是最极大的引诱和迷惑哪。因此,我决定今天就去接受诱惑。

八点半与他电话联系,他说已经打好窝料回家吃饭了,吃过就去,本家葛老师在守着。他共打四个窝子,应该有葛老师一个,我一个。在此表示感谢。

九点到达他选定的钓位,葛老师也还未开钓。此时的古黄河两岸,已经来了十多个钓者,有的已经开钓了。在杨总为我打的一个窝子向西我又打了两个窝子。其中离他最近的这个窝子,是他邻居昨晚钓到天黑还仍然有口、并且钓到看不见把所剩近半斤饵料全都打在这儿了的窝子。他邻居这时来说,可以直接钓。

我对他邻居说,那你还继续来这里钓呗。他说别客气,都是紧密邻居。

河水听说较昨天涨了有近三十厘米。

我就在杨总先下窝料的窝子开钓。不过一直没口。转钓他邻居说的昨晚下那么多料子的窝子里,也是不吃;是不是刚才我到了又下窝料影响,不得而知,反正就是没口。

杨总是跟我们差不多先后下竿的,他几分钟就钓获第一条大板鲫,足有四两多重。野生大鲫长到这么大还真是少见,尤其是这条河的生存环境又差,不仅电捕、网捕、鹰捕比比皆是,而且垂钓者又特别众多,今天又偏偏遇上了这个垂钓杀手大师,就这么栽了、完了。

我和葛老师都首先钓的是杨总预先打的窝子,而且我俩都半小时了也不见浮漂有动静。而这半小时里杨总都钓上了七、八条了,继那四两多大板鲫后又钓获一条三两多的大鲫。果然还是杨总厉害,战绩总是遥遥领先。

一个小时后,我在杨总邻居昨晚打了半斤窝料的窝子钓获一条鲫鱼,大概一两五左右;而在杨总打的窝子却是一直无口;葛老师在杨总打的窝子里钓得不足两小鲫四条。而杨总自己却已经钓获了十三、四条了。我开玩笑的说,杨总自己下的料为何能钓到,而为我们下的窝子为何钓不到,莫非料子有真有假吧?葛老师打趣地说,莫非为我们打的是泥巴吧?!

说归说,笑归笑,总而言之,获得与精湛的钓技是密不可分的。

快十一点时,接李大师电话,他问我钓鱼没?在哪?怎没去高渡那边?并说也准备出来玩的。我一一作了回答,并在最右边为他打了一个窝子,以便他来到后就能开钓。

至十二时,我在到来后自己打的窝子里共钓获一两至二两伍鲫鱼四条,在杨总帮打的窝子里仍然一无所获。有时事情就是这么怪怪的,葛老师那边也是如此,总共钓获五、六条,且个儿偏小,且也是杨总帮打的窝子不出鱼。而杨总却是玩的得心应手,不时有所收获,应该超过二十条了。

葛老师此时已经失去信心,坐不住了,正在收拾东西,准备打道回府。本来葛老师的钓技在团队里是数一数二的,而且也是蛮有耐心的,中途而返却是绝无仅有的。

这段时间“钓鱼人”天气预报老是不准,就拿这两天来说,预报昨天天气为阴天,东风3级;但其实是晴到多云,东风超过四到五级、正风六级。预报今天是多云,但其实是阴天,一天也未见一缕阳光。

这也不能全怪“钓鱼人”,毕竟只是转播,又不是自己测天。但对钓鱼人来说,准确的预报天气情况,是非常重要的,所以我们企盼有较为精准的天气预报。

时间来到下午一时,李大师来电,说他在徐圩大桥附近钓了,两个小时也未见有口,等会局里又有任务,不过来了。我说,你们警察,为了社会的安宁,人民的安居,真是太辛苦了,奉献了周六上午,周日休息也得不到保证,这下午又有出警任务了。在此,向李大及公安干警们致敬!

杨总也在此时回去办一件业务上的事情,但钓具还放在这儿,事情办完还来继续。

中午时段,有走的也有新来的。周末休息,钓鱼人就是多。我这右边也新来一个中年钓者,应该是七米二钓竿,不足四米线,七星漂传统钓,钓近也浅。至我四点收竿时,他钓获近十条鲫鱼,但个儿偏小,都在一两左右。

我在这段时间钓的还算可以,总共有十三、四条了。当然也放流了不少小于一两的。兴许是中午时段温度上升、鱼口才好的吧。

杨总是在下午三点半回来的。我在这个时间的前后,算是钓的最好的,至四时收竿时又钓得七、八条鲫鱼,最大一条应接近四两。总钓获超过了二十条。由于下午一时下窝后就没有再补窝,所以到四时后,就好似是停口了,其实应该是窝子无存鱼了。而杨总回来时,正值鱼口好,至我收竿时的半小时内也是开起了连竿模式,连上鲫鱼十来条,又创下了短时间内在这众多钓者中钓得最多的记录。

细思他每次钓获最好的因素,有这么三点最重要:一是钓技高超,审时度势;二是线组搭配,精准把握;三是窝料上乘,诱钓相融。

但今天比较奇怪的是,杨总帮打的窝子自始至终没有钓到一条鱼,也未曾有口;而且十二点时我也曾补过一次窝料,最终算是个死窝。





上一篇:光大银行前三季度实现营收超千亿 同比创近六年最大增幅
下一篇:高速公路战线上的“铁娘子”—菏泽高速交警支队五大队民警郑晓青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mediaffects.com 21点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